七十四岁老人天天担砂石上山,她种的龙井茶年年获奖价格过万

在杭州虎跑公园后面的茶山上遇到一位老奶奶在梳头,旁边放着一个担子。

在杭州虎跑公园后面的茶山上遇到一位老奶奶在梳头,旁边放着一个担子。

在杭州虎跑公园后面的茶山上遇到一位老奶奶在梳头,旁边放着一个担子。我同她问好,老人便同我聊了起来。她说自己就是茶农,早上起来要挑一担砂石上山,问她做什么?她说“修水库”。

我很好奇,就跟着她去看看。老人说她叫丁瑞琴,今年74岁了,就住在山下的满觉陇村。他家有三个儿子,一共有六十多亩茶园。今年夏秋旱了四个月,不仅茶树长得不好,还死了不少,她很心疼,所以要修一个“水库”,把平时的雨水积攒起来,天旱时使用。

我帮老人挑了一段路,这一担至少有四十斤,绝大部分是爬山的。老人说她家到茶园平时走要25分钟,但挑砂石至少要走一个小时,走一段就要歇一歇。但她每天要挑一两担上来,因为这里是旅游区,车辆及大规模的运输都不允许,她只能一担担的挑上来。

挑上来的砂石都先存放好,等攒够了再请泥瓦匠开工,她要在山坡的沟壑处建一个水坝,把雨水拦住,等天旱时再使用。老人说她干了一辈子活儿,并不觉得太累,她也不是家里困难才这么拼命干活儿,就是喜欢劳动,挑完砂石收拾一下她还会进城去炒股的。

老人的茶园比较分散,她给我看她已经建好的一个水窖,里面存了不少水,她说今年要不是这个水窖起作用,还会旱死不少茶树的。

老人说他们村距离龙井村只是隔着一座山,这里周围十几个村庄所产的都叫“西湖龙井”,这里的茶树得天独厚,吸取了日月精华,生产出的绿茶最好,每年春天采茶,只在清明前后采一次。

老人说她的茶在冬季要把上面的枝叶手工打掉,这样下面的枝叶才能充分吸收阳光与自然的养分。现在很多茶园都包给外地人,图省事会在入冬前将上面茶枝一刀切的修剪。老人这样做太浪费,她则完全使用手工去除枝叶,虽然费劲但茶叶的产量会提高。

老人说种了一辈子茶,对茶树的特性自然掌握,每天同茶树打交道也有感情,她对茶园里的每一棵茶树都熟悉。老人给我看她一年四季劳作的双手,满是老茧与沧桑,这是最能干、最辛苦的一代人啊。

老人说最高兴自然是春天采摘茶叶时,她采下的茶叶会像士兵一样整齐,大小一样,一个模子出来的。 老人说她负责种茶、采茶,老儿子负责炒茶、卖茶。她采下的明前茶一斤都要过万元,而且供不应求。

老人指给我看她和儿子的几个楼房,都在村中央的显著位置,老人所处的村庄应该是当今中国最富裕的农村了,但老人的生活很简朴,甚至干活穿的黄胶鞋是破的。

走进老人所住的满觉陇,家家门口停着豪车,你能认为这是一个乡村吗?

老人带我去她家,给我看他儿子得的各种奖状、奖牌,都是近年来参加炒茶比赛中的第一名和大奖,老人骄傲的说“这都是我种的茶啊!”

Tagged: Tags